EN

生物博士们该怎么找工作?

发布时间:2022-09-24 07:04:53 来源:188比分体育直播 作者:188官网直播吧

  适逢毕业季,许多年轻学子最关心的莫过于该如何规划自己的职业发展之路。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立铭为《知识分子》读者撰写一系列与职业选择和发展有关的文章。王立铭毕业于北京大学和加州理工学院,拥有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他还曾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及波士顿咨询公司就职。作者将从自己不同寻常的职业经历出发,分享关于职业发展的个人观察与建议。这是本系列的最后一篇。

  这篇主要是写给那些计划申请、正在就读或者已经获得生物专业博士学位的同行同道们。相比很多其他专业的博士们来说,他们对自己专业的就业前景和职业发展道路需要有更早、更深刻的理解。

  生物医学专业博士培养系统和职业发展的困境,在全球范围内可以说都已经成为共识了(见文末的参考文献)。然而鉴于在国内,我们还时不时会听到诸如“生物专业完全没有就业问题”、“生物专业的人很容易转行到其他各业”这样的反常识言论,或者“博士学什么专业不重要,培养XX/YY能力最重要(有了XX/YY就会有好工作)”之类有些迷惑性的言论,我在这里还是要花点时间讨论一下生物博士的就业问题。

  首先必须明确,生物博士毕业之后想干嘛?我们曾经说过,博士培养的初衷是为了培养下一代的学术研究者,选择读博士的初衷应该是为科学研究这个职业做准备。绝大多数的博士毕业生们感兴趣的职业方向也是和研究相关的:2012年PLoS ONE杂志上有一项很有趣的研究,发现生物博士们有高达七到九成对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教学工作表现出“有兴趣”甚至是“强烈兴趣”,反过来只有三四成对产品开发、商业化和管理岗位有兴趣。当然,在研究性质的工作之外,也有一定比例的博士研究生们期待从事诸如法律、公共政策和科研服务性质的工作。?(当然,我猜想这个调查如果放到国内情形会特别不同。在国内,博士学位承载了太多不应该属于它的职业目标,从职位准入、薪酬计算、晋升到评?定职称等等。这也是我在第一篇鸡汤“要不要读博士”里反复强调的。)

  生物专业的博士们更多的对研究型职位感兴趣,对偏后期开发、商业化和管理类型的职位兴趣较小。来源:Sauermann and Roach PLoS ONE 2012

  因此,我们讨论生物博士的就业问题,显然应该在和生物医学研究相关的工作范畴里讨论,因为这些工作既是生物博士培养系统的目标,也是生物博士们最重要的就业兴趣。尽管现实中生物博士们的就业途径多种多样(在我认识的生物博士朋友里,从传媒到法律,从金融到互联网,真心的是什么行业都找得到)?,但是我们显然不能用这来论证生物博士的就业到底有没有问题。举个极端的例子,生物学博士出身的黄西是美国近年来涌现出的著名笑星,还曾经为美国副总统表演过。但是我们显然不能说生物博士的就业前景还包括当脱口秀演员,更不能说生物博士的训练能够帮助谁成为笑星吧?

  好,我们再来严肃看看生物博士(在生物医学研究相关的工作范畴里)的就业到底有没有问题。

  首先我们先看看生物博士毕业当时的就业情况。下图引用的是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NSF)2011年的数据。生物学专业的博士在毕业时的就业去向粗略分为三种:一份真正的工作(蓝色);博士后(绿色);和没找到工作(红色)。可以看到,生物博士在毕业同时能找到一份真正的工作的机会,在过去二十年里都只有二三成,并且近年来持续恶化。当然,只有二三成博士毕业即就业,并不是说大部分生物博士毕业即失业。对于生物博士而言,更主流的去向其实介于“失业”和“就业”之间:大约有半数的生物博士在毕业后会进入“博士后”研究岗位。

  生物专业的博士在毕业时的职业去向。蓝色:正式工作。绿色:博士后。红色:没有工作。来源:Weissmann 2013 The Atlantic

  简单来说,博士后是博士毕业生们继续接受教育和训练的临时性职位。最早的博士后设置大约可以追溯到1930年代。到今天,对于生物学(和包括生物学在内的许多自然科学学科)来说,博士后几乎成为在学术界或工业界获取正式职位的必须训练阶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生物医学界最主要的研究动力来源不是研究生,不是实验室负责人,而是博士后。

  但是博士后和一份真正的工作其实距离甚远。作为带有教育和训练性质的临时岗位,博士后的工资显着较低。根据2011年的数据,美国生物专业博士后的平均薪水仅有4万美元,不仅远低于学术界正式工作的平均6万起薪,更是远低于工业界的平均8万起薪。考虑到博士后们往往年过而立拖家带口,4万美元的工资只能说是马马虎虎,温饱绰绰有余,稍微有点休闲娱乐大概也不成问题,想要就这一份工资安居乐业大概困难。

  博士毕业后的起薪分布,注意最左边的生物学。博士后的起薪要远低于一份正式工作。来源如图

  当然,如果博士后训练时间不长,那么在一两年、两三年里用较低的工资换取更多的训练和研究机会,为未来职业发展积累资源,自然也有其合理性。但是对于生物学博士来说,博士后阶段的长度几乎等同于第二个博士训练了。根据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NIH)2012年的报告,生物医学博士们获取第一份非博士后的正式工作的年龄大约是37岁左右。而根据同一份报告,美国生物医学博士毕业的平均年龄大约是30-31岁。换句话说,生物博士们平均而言要接受6-7年的博士后训练,忍受高强度的工作和菲薄的薪水,才有可能获得一份(不管是身份还是收入)“正常”的工作。

  生物医学的博士们获得博士学位的年龄平均30-31岁,而获得的一份正式工作的年龄平均37岁。蓝色:获得博士学位的年龄。绿色:获得工业界非博士后工作的年龄。红色:获得终身制教职的年龄(tenure track)。来源:Biomedical Research Workforce Working Group, NIH 2012

  这背后的原因简单理解的话就是一句话——严重失衡的供求关系。根据2013年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的一份报告,美国过去30年产生了80万名科学和工程学科的博士,与此同时研究机构中的永久教职仅仅产生了10万个,同时两者的失衡还在不断加剧。

  我没有查到生命科学的单独数字,但是料想失衡情况会更加严重。一个数据可以作为佐证:根据美国细胞生物学会2014年的数据,尽管有53%的生物博士们将学术界的教职作为首选目标,仅有不到8%的博士们最终会获得一份教职。严重失衡的供求关系将一大批生物博士们“堆积”在博士后这个原本属于过渡性的职位中,一再推迟他们获得教职、开始独立研究的时间。

  由此甚至导致了一个在崇尚创新和自由探索的学术研究领域本来绝不该出现的现象:生物专业研究者的“老龄化”。根据NIH的同一份报告,我们可以看到,获得NIH经费支持的科学家中,36岁以下的比例从1980年的超过15%,一路下降到2010年的3%左右;相反年龄在66岁以上的比例却从不到1%一路攀升到超过6%!

  那么如果将眼光投向学术界之外,在工业界谋求一个研究型职位呢?岂不是一方面可以逃脱教职的过度竞争,又可以享受较高的薪水?很遗憾,这个选项对于生物博士来说仍然是小众和艰难的,有时候甚至是一种“何不食肉糜”的无聊追问。根据美国细胞生物学会同一份调查,全美国所有的相关工业界研究职位加起来,也不过是2万出头——生物医学产业对高级研究人员的需求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旺盛(作为类比,仅仅Google一家公司就雇佣了大约2千名博士,拥有硕士以上学位的研究开发人员更是超过1万5**)。而考虑到每年美国就会产生大约2万名刚毕业的生物博士(本土毕业1万6千名,海外前来2-3千名),可以想见工业界的职位竞争甚至还会大于学术界教职的竞争。

  我想说到这里,生物博士就业问题的脉络已经清晰可见了。一方面,学术研究机构在高速批量生产博士毕业生,而其中的绝大多数希望在毕业后获得一份研究型职位。另一方面,不管是学术界还是工业界的研究型职位都极端匮乏。因此严重不对等的供需关系,使得很高比例的生物博士不得不在博士后这个临时性、高强度和低收入的岗位上一呆就是六七年,要到年近不惑才有机会得到一份正式工作。尽管我们的讨论基本都是基于美国的数据,但是我想同样适用于国内。甚至因为国内更为孱弱的基础研究和生物医药产业现状,生物博士的供需关系可能会更加恶劣。

  分析了生物博士的就业问题,我们再来说说面对这样恶劣的就业环境,生物博士们能